青春症候群

-1


今天这个舞让刘耀文不是很开心。


得知自己又和贺峻霖一组的喜悦没有持续三分钟,小孩就被老师示范的动作给吓到,真正轮到他们试跳的时候,刘耀文发现了一个特别要命的问题。


贺峻霖的演出服实在太露了。稍微往上抬一抬胳膊,男孩洁白的细腰和肚皮,就会毫无死角地展示出来。用那些三流小报上的术语来说,就是春光乍泄。


两遍下来,贺峻霖出了一点汗。重庆的春夏之交已经热得灼人,公司又舍不得把空调开起来。男孩扯着衣服的领口来回拉弄造一点凉风,刘耀文远远地举着一瓶矿泉水,满脑子的这个那个。


细嫩的脖颈,突出的锁骨,没有一丁点赘肉的腰部。


汗湿的声音还要粘腻地呼唤自己的名字。


这不是贺峻霖第一次这样挑战自己了。


诱人的哥哥很多,贺峻霖这么坏的只有一个。


虽然自己也是青春期的小孩,可贺峻霖也觉得刘耀文最近有些不太对劲。


倒也不是突然凸起的喉结让正太音变得沙哑,或者突然冒起的身高逆转了两个人的高矮关系,只是刘耀文开始喜欢躲着自己,有时候还老是训练到一半就往厕所跑。小马哥笑话他肾不好,自己也真挺担心这个弟弟的健康问题,只是每次问起来,刘耀文都没给自己好脸色。


这次两个人又要跳双人舞了,可是刘耀文的裤子让他有些膈应。虽然他已经不是头一回穿短裤,可这么短的紧身裤,他还是头一次见。少年初长成的尺寸在黑色的布料下若隐若现,贺峻霖光是看着就觉得,这个舞,排起来不是那么容易。


排练完几次,两个人吃起了公司订的便当,贺峻霖无意中瞥到了刘耀文的嘴唇,忍不住噗嗤地笑出了声。


“我就觉得你哪里怪怪的,原来你长胡子了。”


妈妈说,长胡子,就是男孩子长大的标志。


刘耀文还记得表哥说,胡子不能随便刮掉,刮掉之后会越长越多,所以一直拒绝着贺峻霖要帮自己刮胡子的邀请,一直到老师终于忍受不了刘耀文嘴唇周边黑黑的一层,直接给他下了最后通牒,“录节目之前必须给我刮干净!”


-2


贺峻霖从化妆间翻出了电动剃须刀,带到了刘耀文的家里。自己不是第一次来他家,可带着任务来,这还是头一回。


刚吃完刘妈妈洗好的水果,贺峻霖哆哆嗦嗦地举着剃须刀,害怕地瞅着刘耀文比起小时候要瘦削一些的下巴,语气里夹杂了担心:“我没刮过胡子,刮坏了怎么办?”


“刮坏了把你赔我啊。”刘耀文调笑着扬起了下巴,贺峻霖的神色依然严肃,这让刘耀文不敢接着开玩笑,“破了就破了,我就说是我自己没刮好,我什么时候害过你啊。”


话音刚落,他就乖乖闭上眼睛,微微颤动的睫毛让人分神,贺峻霖还是没敢下手。


“乖,我最相信你了。”


刘耀文笃定的语气还是蛊住了犹豫不决的贺峻霖,明明告白都还没有过,就喜欢说这种暧昧的话,真是个坏东西。


男孩大气也不敢出,尽量稳住手腕,举着剃须刀就送到了刘耀文的唇边。小心翼翼地来回刮擦几次,刮过的地方露出了光洁的皮肤,贺峻霖这才松了一口气,关上了剃须刀的开关。


“以后你自己刮,我都要吓死掉了。”


“不行,我要你永远都帮我刮。”刘耀文摇着头看向贺峻霖,又转了转脑筋,“我也帮你刮。”


“我自己会!”


“那我也要刮……”


贺峻霖鼓着嘴巴撞进他怀里打断他的话,细细的头发蹭着他的肩窝,刘耀文立马安静了下来。


“怎么不吱声了?”


“害羞了。”刘耀文郁闷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其实他比较想摸贺峻霖的啦。


“不正经。”贺峻霖看着刘耀文垃圾桶里揉成一团的纸巾,狠狠弹了一下这个弟弟的脑门。


-3


自认为自控能力很强的刘耀文,唯一的弱点就是这个长得干干净净人畜无害,私底下一肚子坏水的男孩。


13岁的刘耀文,那个部位第一次长出细细扎扎的绒毛,在梦里,他和一个五官不是那么清晰的小哥哥一起泡在水里,男孩笑着握住那里揉弄了几下,细声细语地说,耀文长大了啊,比我晚哦,我12岁就有了。


刘耀文用了一整节英语课的时间想了想,这个人大概是贺峻霖。


“流氓。”


听完这个梦的贺峻霖笑着丢下两个字,自己蹲下身子接着练习了。


从那之后,刘耀文开始习惯在睡梦中,幻想着贺峻霖,然后早早起床处理事故现场。


刘耀文第一次打手枪,也是看着小哥哥的机场图,害羞地解决出来。屏幕里的男孩衣冠楚楚,可在小屁孩的脑子里,小哥哥一本正经地扒光了自己和他的衣服,两个人紧紧贴在一起,贺峻霖两只手捧住两个人的小家伙,艰难地来回套弄,这可不是什么可以讲出来的糟糕场面。


14岁生日的时候,贺峻霖和哥哥们围着自己要自己许愿,刘耀文暗暗下了一个决心。


早晚有一天要把这个腰细屁股翘的坏哥哥按在床上好好教训一顿的。


“这三部,标签都是teenboys,比较适合你。”


同桌在自己的盘里翻来翻去,选了三部小电影传给了刘耀文。


“我不要男女的。”


“全都是男男的。”


刘耀文抱着学习的心态点开第一部,受夸张的叫声让他一个没忍住就合上了电脑。


不会有人叫得比贺峻霖好听了。


有一回自己分到了最后一盒卤肉饭,贺峻霖捧着带着葱花的蛋炒饭求自己的声音,刘耀文特别恨自己那时候没有录下来。


“耀文……刘耀文你给我嘛你给我……耀文……”


完蛋,现在打手枪都有音效了。这个手枪打得特别有质感。


可他不知道的是,他脑子里幻想的这个小哥哥,早就已经拉着小马哥和天泽哥商量怎么锁住这只小狼了。


-4


刘耀文和女生一起回家了。


这个消息是从真源哥的嘴巴里说出来的。真源哥说是小马哥告诉他的,小马哥说是天泽洗澡的时候说的,天泽说是敖子逸回家路上看到的,可是敖子逸死活不肯说这是怎么回事。


贺峻霖头疼得要命。这个坏弟弟到了祸害黄花大闺女的年纪了,自己倒还阻止不了这种事情的发生。


头疼。


以至于刘耀文提着一整盒的冷吃兔要找自己聊人生聊理想顺便聊聊人体构造的时候,贺峻霖死死锁着自己房间的门,就是不肯开起来。


可排练还是要在一起。


“贺儿。”


“……”


“霖霖……”


“……”


“贺峻霖!你到底怎么了嘛!”


“我怎么了你自己心里清楚!”


“逸哥说的是玩笑话,我和他玩真心话大冒险我输了所以他才这么说的嘛!”


谁要听你说的鬼话,我生气了要是一句话就哄好我贺峻霖多没面子啊。


贺峻霖刚想开口反驳,男孩的唇瓣就印上了他的脸。似乎还不足以表达男孩的真心,没多久主战场就转移到了嘴唇。


完蛋,刘耀文根本就不会接吻,弄得我满脸都是口水,脏死了。


“你亲我?”


刚刚缓过来的贺峻霖有些不太开心地质问他,却又被嘬了一口。


“对啊,我亲你。”


“你怎么可以亲我!”恼羞成怒的兔子差点就要一巴掌打上去了。


“我怎么不能亲你?”刘耀文轻笑了声,抓住小兔子的手,声音有些沙哑,“我想亲就亲。”


“你明明都还没有和我……”


剩下的两个字还没说出来,贺峻霖自己就捂住了嘴巴。


“还没什么?还没表白吗?”


刘耀文侧着脸对上小哥哥还泛红的眼睛,“我没有带女生回家,我只带过你回家。”


“贺峻霖,我喜欢……”


“你”字还没说出来,刘耀文就被投怀送抱的小兔子咬住了嘴巴。


我才是哥哥,这种事情当然要我主动一些。


-5


演出的那一天,就是一个特别值得纪念的日子。


刘耀文公开露面的纪念日,而且也是他们两个确定关系一个礼拜的纪念日。本来两个人约好了背着哥哥们一块吃火锅,可演出时候的一个小意外让两个人都有点那个。


因为演出服的关系,贺峻霖在做完一个动作之后,中门大开的他正对着镜头,这可是顶破天的演出事故。虽然暴露出来的部位作为男孩子也不是见不得人,贺峻霖本人虽然慌了神不过也很快恢复过来,但刘耀文却一直耿耿于怀。


刚泡到手的男朋友,自己都还没看过呢,就让站姐们先一睹为快了。


回到酒店刘耀文一副给人欺负惨了的委屈样子,贺峻霖看了就来气。


“不就是走光了嘛,你又不是没看过!再说了有的地方就你能看的别人还看不了呢!”


这句话让刘耀文来了精神。


这个年纪的小孩干点什么那儿都能立正站好,更不用说这么直白的语言了。


“我想和你睡觉。”


“想得美,我才16岁。”


“我不进去,就抱抱亲亲,就抱抱亲亲嘛……”


撒娇的时候倒是真挺像个小孩。


“做之前都要亲一下。”


刘耀文认真地说。


“不做你就不亲我了吗?”


“亲,天天亲,亲死你。”


如此热情绵长的吻,贺峻霖反而有点不太习惯。


“你是不是报了培训班了……”


刘耀文没说话,反倒是在贺峻霖的耳边不停地喘息。嘴巴刚刚离开爱人的口腔没有多久,双手就迫不及待脱掉了自己的裤子。


“光溜溜的。”


“我自己剃的。”


男孩被讲得有点羞,一用力扯下自家男朋友的运动裤,指着贺峻霖已经有一些绒毛的下身,


“光溜溜的好看,你剃一剃也是光溜溜的。”


虽然半根毛没有,可贺峻霖不低头看也能感觉到刘耀文的灼热正顶在自己的大腿根处。长度虽然和自己相差无几,但是头部明显要更粗大一些。而这撩人的根部又随着刘耀文亲吻姿势的变动不停磨蹭着,不重不轻,不缓不急。


痒痒的,直直痒到心里,那是搔弄也无法平息的感觉。可这个小孩一点眼力见都没有,手上的动作还是不紧不慢地从锁骨慢慢延伸到两颗粉色的小点。


按理说都要捏一下,可刘耀文直接把嘴凑到了这里。小心的舔舐慢慢变成用力的吮吸,长时间的玩弄让贺峻霖的乳头变得敏感又红肿,刘耀文看着两颗垂涎欲滴的樱桃,张口就含住一颗仔细舔弄,闲着的手夹住另外一颗用力撕扯。


“好痛……”


贺峻霖扬起细细白白的脖子,羞耻地闭上了眼睛,微微张开的唇瓣艳红,一整片胸口都是男孩欺负之后的绯红。他不想看这个15岁的弟弟到底在做些什么。明明刚在一起的时候亲亲脸蛋都会脸红,可几个月都没过,整个人就一副身经百战的样子,让他有点头疼又有点莫名的快感。刘耀文饶有兴趣地捏捏贺峻霖柔软的小腿,舌头顺着内侧,贪婪地从大腿根舔到脚踝。


“我想喝奶。”


刘耀文突然起身,用力嗦着乳尖,刺激得贺峻霖一脸害羞又舒爽的样子,象征性地想要推开男孩,“别老弄这里,我又不是女的。”


“那我不知道我要弄哪里,我不懂嘛。”刘耀文挠挠头掏出手机,“我看看真源给我的小电影,看看那里的人都是这么玩的。”


“别……”


对张真源没什么信心的贺峻霖把手机扔到了沙发上,这人老是和刘耀文说一些SM啊什么的,万一这小子心血来潮,自己怕是半年的机场都得穿得严严实实了。


-6


可贺峻霖还没来得及思考,男孩就有点莽撞地把火热的顶端全部刺进了自己从未开拓过的地方。


“干你娘啊刘耀文!痛死我了!!!”


“不行说脏话,你好脏。”


内里的美好让刘耀文舒服地粗喘着,两个人私密部位的第一次结合有一些太过于刺激,连彼此的脉动都能感受清楚。他俯下身子抚摸男孩暴露在空气里的肚皮,湿热又黏腻的吻贴上他的肚脐,手也埋进汗津津的发丝里。可刘耀文自己也没舒服多久,就被猛然收缩的内穴夹得眉头紧皱。


“靠!贺峻霖你在干嘛啊!!”


“你先出去……卡住了我好痛……”


“我……你放松一点嘛。”


刘耀文又往里面顶了顶,感觉到身下的小哥哥抽泣的声音,内壁却死活缠住了自己,他强忍着要狠狠干一顿这个坏哥哥的心,轻轻地抚上他的双臀。


“你放松一点,我才出得去嘛,不然我要被你夹断了噻,我才15岁,15岁就断了,多惨啊。”


贺峻霖只觉得身后疼痛难忍,回话的心思都没有了。刘耀文缓慢拔出之后,他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他真的很想和刘耀文说,今天先这样吧,我好痛,你第一次一点都不温柔。


可是耀文也是难受的吧,被自己夹得痛成那样,而且就这么结束,以后回忆起来,好像也不是什么值得反复提起的东西。


刘耀文看身下的男孩不讲话,有点害怕地俯下身子想问问他怎样,可没想到贺峻霖竟然趁着自己分神的间隙,把大腿又分开了一点。


“其实你可以这样。”


贺峻霖指着自己的大腿,有点害羞地没接着讲。刘耀文不算是笨小孩,看着男朋友嫩白修长的腿紧紧夹在一起的样子,瞬间就明白了这个别样的邀请。


“夹紧了。”


男孩粉嫩却凶狠的物事在贺峻霖双腿之间冒着热气,贺峻霖呻吟着夹得更密了一些,男孩就开始了他自己的狂欢。


他恣肆的进出于爱人引以为傲的细腿之间,乳白色的皮肤被硬物蹭得红肿,酥麻的刺痛感和更多难以言喻的感受不停传输到贺峻霖的大脑里,变成一句又一句蚀骨的尖叫。贺峻霖眼角流出的生理泪水让刘耀文不禁低头慢慢地吻他的眼睛。


“你好欠干。”


“不……不可以这样子讲。”


进退的动作在幼嫩的大腿间逐渐加快,每次短暂的抽离之后,粗硬的欲望马上就不太客气地再次狠狠摩擦娇嫩的肌肤,贺峻霖难受地想伸手抚慰自己只差一点就能发泄出来的前端,可刘耀文不安分地压着自己,自己也只能接受对方的强势侵犯,以至于后者加快速度之后,自己竟然被迷乱的快感逼得射了出来。


被一个15岁的小孩插大腿插到高潮,贺峻霖羞得想马上推开他。


男孩还是年纪轻,贺峻霖高潮的声音放大没多久,就忍不住咬紧了牙闷哼一声。粘腻的液体喷射出来,一部分顺着大腿淌下,还有一些干脆洒在了床单里。


“刘耀文……大变态!”


刘耀文刚从高潮的余韵中回过神来,贺峻霖就没好气地踢了自己一脚。


“变态也只对你一个人变态。”


-7


回重庆的飞机上,小电视播着师兄的成名曲。


“青春有太多未知的猜测,成长的烦恼算什么。”


两个人都深有体会地在心里点了点头。



-END-

打赏还是打残,这是个问题
云外千峰
立即登录, 发表评论.
没有帐号? 立即注册
0 条评论